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书园地 >

名著导读第四部:《繁星·春水》

时间:2013-01-17 14:40来源:未知 作者:汇文中学 点击:
第四部:《繁星·春水》
一、作者简介
冰心(1900——1999),原名谢婉莹,福建长乐人。她出生于一个具有爱国、维新思想的海军家庭。冰心是“五四”爱国运动的元老,新文学运动的先驱, “五四”时期第一个活跃于文坛的女作家。她的一系列“问题小说”是《两个家庭》、《斯人独憔悴》、《去国》、《庄鸿的姊姊》、《最后的安息》、《超人》、《往事》等。冰心的小说清新、隽永,情节单纯,寓意深邃,富有生活的哲理和诗意。20年代初,冰心在新思潮的影响下,思想活跃,同时她受到日本短歌和俳句,特别是泰戈尔的短诗《飞鸟集》的影响,创作了表现零碎思想的小诗。为了收集零碎思想的火花,她随时随地将涌溢出来的思绪,用三言两语的形式写下来,创作了《繁星·春水》诗集。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,冰心最喜爱的文学形式是散文。较早的一篇《笑》是新文学运动初期有名的用白话写成的散文。后来的《梦》、《往事(二)》、《寄小读者》、《山中杂记》等,都能给读者一种近似抒情诗和风景画的美感。母爱和童贞之类的内容仍在作品中占重要地位。冰心散文文笔轻倩灵活,文字清新隽丽,感情细腻澄澈,充分发挥和吸收白话、文言的长处,显示了较高的文学修养。冰心不仅是一位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丰硕成果的作家、诗人,而且还是一位优秀的翻译家,卓越的教育家。
二、作品主题
   《繁星·春水》共收录了小诗350余首,冰心称它是一些“零碎的思想”,但却有一条鲜明的线索加以贯穿,即对母爱、童贞和自然的歌颂。总的来说,它们大致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。
一是对母爱与童真的歌颂。冰心,这位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位著名女作家,她一步入文坛,便以宣扬“爱的哲学”著称。而母爱,就是“爱的哲学”的根本出发点。她认为,母爱是孕育万物的源泉,是推动世界走向光明的根本动力。在《繁星·春水》中她把母爱视为最崇高最美好的东西,反复加以歌颂:
母亲啊!/撇开你的忧愁,/容我沉醉在你的怀里,/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。(《繁星》33)
母亲啊!/天上的风雨来了,/鸟儿躲在它的巢里;/心中的风雨来了,/我只躲到你的怀里。(《繁星》159)
在诗中,母爱温馨、博大、深情, 诗人以生动形象的比喻,把母爱之情传达出来,写得情真意切,感人肺腑。
这种母爱的歌颂,在《繁星·春水》里占了相当大的比重。可以说,正是对母爱的深情赞颂,奠定了这两部作品深沉细腻的感情基调。与颂扬母爱紧密相连的,便是对童真、童趣、童心及一切新生事物的珍爱:
万千的天使,/要起来歌颂小孩子;/小孩子!/他那细小的身躯里,/含着伟大的灵魂。(《繁星》35)
在诗人眼里,充满纯真童趣的世界才是人间最美的世界。冰心把纯清透彻的童心视为至爱,将清明无邪的童心视为最美好的境界,这与“五四”时期追求民主、合理的社会理想,与健康、纯洁的人格理想一致。
二是对大自然的崇拜和赞颂。在冰心看来,人类来自自然,归于自然,人与自然应该是和谐一致的:
我们都是自然婴孩,/卧在宇宙的摇篮里。
冰心还将母爱、童真、自然融为一体:
造物者——/倘若在永久的生命中/只容有一次极乐的应许,/我要至诚地求着:/“我在母亲的怀里,/母亲在小舟里,/小舟在月明的大海里。”(《春水》105)
这首诗把对母爱的歌颂、对童真的呼唤、对自然的咏叹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营造出一个至善至美的世界,感情诚挚深沉,语言清新典雅,给人以无穷的回味和启迪,是冰心小诗中最美的篇章之一。
冰心爱大海,由对大海的热爱,扩展到对大自然的爱,在她纯洁欢悦的心灵里,自然是天之骄子,那“深蓝的太空”,“闪烁着”的“繁星”,“飞溅的浪花”,“晚来的潮水”,“料峭的天风”,无不饱含温柔的情思,散发出生命的气息和诱人的芳香。
三是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。我们称这部分诗为“哲理诗”。冰心满怀对新的精神生活的渴望,苦苦探寻着世界与生命之谜,在这种种探索中诗人不无对自己以“爱”来战胜“憎”的理想是否能实现产生的怀疑,这种思想上的矛盾也在诗集中表现出来:
智慧的女儿!/向前迎往罢,/“烦闷”来了,/要败坏你永久的工程。(《繁星》151)
但冰心并没有因为这些困惑而空于感慨喟叹,她仍直面黑暗的社会现实,勇于反抗,对未来抱有必胜的信念。
阳光穿过石隙里,/和极小的刺果说:/“借我的力量伸出头来罢,/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!”//树干儿穿出来了,/坚固的盘石,/裂成两半了。(《繁星》36)
这些诗句简练而隽永,饱含和对新生力量的鼓励和讴歌。
三、艺术特色
《繁星·春水》在艺术表现上是“五四”时期白话诗歌创作的亮丽风景,其艺术特色是:
1.短小精悍,真实自然,在看似随意地挥写中蕴藏着人生的哲理,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统一。
冰心受泰戈尔小诗的启发,用三言两语来收集和表现“零碎的思想”。集子中的诗,格式不一,短的两行,长的也仅十几行,极为短小。诗虽短,内容并不单薄、草率,而是诗人真实、自然情思的流露,正如冰心自己所说:“《繁星·春水》不是诗,至少是那时的我,不在立意做诗。”真情实感的表露,不在人工的斧凿,而取之于天然,同时也获得了真实的自然美。如:
父亲呵!/出来坐在月明里,/我要听你说你的海。(《繁星》75)
小松树!/容我伴你罢,/山上白云深了!(《春水》41)
语言直白自然,不加雕琢,在三言两语间包涵着耐人寻味的感情体验。这些诗歌虽短,却是浓缩了的“短”话,话短而意长,或讽刺,或讲述道理,往往鞭辟入理,有耐人咀嚼的余味。如:
聪明人,/抛弃你手里幻想的花罢!/她只是虚无缥缈的,/反分却你眼底春光。(《繁星》137)
则诚挚地告诫人们要脚踏实地,丢掉幻想,勇敢面对现实,在现实中求进步,生活才充实有价值。又如:
墙角的花!/你孤芳自赏时,/天地便小了。(《春水》33)
是对以我为中心与利己主义者的善意告诫,鼓励他们投身于火热广阔的生活中。冰心正是将生活的生动、形象、新鲜的感受,用短小的诗行表达出来,自然含蓄,寓于哲理,从平凡中显出独创性,也即歌德所谓“他们能够说出一些好像过去还从来没有人说过的东西”。
三言两语的诗句,寄托着点点滴滴的感想,景与情一致,情和理相融,内容形式和谐,表现人人心中所有,笔下所无的“常理”,浅显而不深奥,真实亲切,使读者产生强烈的共鸣,得到了艺术的享受。
2.富有诗情画意,格调自然柔和,是冰心小诗的又一特色
冰心说她当初“写这些三言两语的时候,并不是有意识在写诗。”但读过这两本诗集的人无不感到它饱含浓烈的诗情画意,有诗的语言,诗的意境,诗的情趣。如
繁星闪烁着——/深蓝的太空,/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话?/沉默中,/微光里,/他们深深的互相颂赞了。(《繁星》1)
诗人以极为精练准确的语言,勾勒了一幅夜空的图景,深蓝的夜空中,群星闪烁,似相互对语,但又无声,岂又无声,太远了,哪能听见?而这无声的沉默是互相隔膜、不相闻问吗?不,它们亮晶晶的“闪烁”正是相互的亲切问候和友爱的颂赞。画面明丽清幽,意境优美恬静,想像丰富奇特,含义深邃显豁。无情的星辰尚能互相颂赞,那么人世间有情的人怎能不相亲相爱?这便是作者由夜空而产生的“零碎的思想”。再如:
阳光穿进石隙里,/和极小的刺果说:/“借我的力量伸出头来罢,/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!”/树干儿穿出来了/坚固盘石,/裂成两半了。
这首诗意境新颖,含义深刻,富有诗情,阳光象征着先进的思想、力量,盘石暗指保守的顽固势力,刺果象征受压迫者,只要有真理的指引和坚定的信念,就能产生巨大的力量,使“坚固的盘石,裂成两半”,把“幽囚的自己”从种种禁锢中解放出来。
正因为作者不是有意写诗,因此她不讲究格律,不雕琢辞藻,有韵固然好,无韵也很美,听任诗句从心中自由涌出,极其自然和谐,我们读冰心的小诗,不管是有韵或无韵的,都感到十分朴素亲切,自然流畅,清隽淡远,有着强烈的音乐感。如:
月明之夜的梦呵!/远呢?/近呢?/但我们只这般不言语,/听一听/这微击心弦的声!/眼前光雾万重/柔波如醉呵!沉——沉。(《繁星》76)
文字不仅优美,而且音乐性很强,像穿涧的山泉,悦耳动听;像抒情的小曲,委婉柔和,把读者带进诗的美妙境界。
3.想像的丰富和联想的开阔,词句的清丽和笔力的准确,都是冰心诗歌鲜明的艺术特色。
晶莹的繁星在诗坛上闪烁着,潺潺的春水缓缓地流到了人间,在新诗发展的长河里,冰心小诗掀起了一阵巨大的波涛,形成了“小诗流行的时代”,使诗苑收获了“无数情绪的珍珠”。冰心在《冰心小说集〈遗书〉》中,谈到自己对于新诗的认识时说:“我自己的意思是如有含蓄不尽的意思,声调再婉转些,便可以叫作诗了,长短是无关系的,但我个人看法,似乎短的比长的好,容易聚精凝神的说一两句话。”《繁星·春水》是实践了诗人这个诗歌主张的。这些诗字里行间流荡着温婉的情韵,淡淡的哀愁,闪烁着哲理的火花。冰心也因此被称为“新文艺运动中的一位最初的,最有力的,最典型的女性诗人。”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· 本站所登的新闻和资料,均为睢宁县汇文中学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,违者必纠 ·
( 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分辨率为1024*768 IE6.0以上版本 )
地址:睢宁县人民西路睢城镇实验小学对门 技术支持:悦动科技
睢宁汇文中学招生热线:0516-80375556 80375558